幸福宝app丝瓜

幸福宝app丝瓜 一辆马车稳稳地停在官道旁边,小薇率先跳上车,打起车帘,就见紫妃冉利落地一跃而起,身姿潇洒地跨坐在一匹黑色骏马背上。

她差点忘了,像紫妃冉这种喜欢云游四海的人,肯定是擅长骑马的!小薇想了想,突然从马车上跳下来,吩咐护卫给自己牵一匹马。

“别闹!乖乖坐回去!”紫妃冉并未责备,而是平淡地劝道。

“我不嘛!我要陪着你纵马驰骋,快意江湖!”

“骑马很累!不适合你!”紫妃冉有点无奈,真是拿她没辙。

幸好护卫早就备足马匹,都是千里挑一的良驹,脚力足,耐力强。

于是小薇陪着紫妃冉在官道上恣意纵马,走走停停,有时候说笑,有时候沉默,却没有半点拘束或者尴尬。

就好像是相识已久的知己好友……

“少主,这是从梓州城中传回来的消息!”墨鸦将密信交给紫妃冉,并没有避讳在场的小薇。

小薇好奇地探过头来,却见紫妃冉一目十行地看完密信,用强劲的内力一震,瞬间就将密信震成碎片。

小薇气呼呼地扭过头去,紫妃冉见状,笑道:“你又怎么了?”

“哼!谁叫你跟胡莹莹鸿雁传情?你要是嫌我烦,倒不如将我赶走,免得打搅你跟胡莹莹两情相悦,互诉衷肠嘛!”

可爱宝贝清纯美女写真 诱惑可爱画面太迷人

紫妃冉忍不住朗声笑起来:“好大的醋味儿!我现在还没跟你怎么样,若是以后娶了你,你岂不是要将我管得死死的?”

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小薇理直气壮地询问道。

“不会不会!我跟你赔礼!”紫妃冉不愧是毒宗少主,颇有气量,并未跟小薇这种弱女子计较。

看着紫妃冉笑意盈盈的凤眸,他这些天对自己颇为照顾,而她却非要拿着一个胡莹莹故意刺激他,方才还说出那种没脑子的气话……不知为何,小薇有点羞赧,惭愧地回道:“是我错了!我不应该无缘无故地怀疑你!但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?”

知错就改,她还是一条女汉子。

“比如……”紫妃冉颇有默契地接口道。

“比如月巫山比武招亲的事!胡莹莹为什么想参加比武招亲?莫非你娘亲打算用这种比武招亲的手段替你挑选合意的新娘子?”

“你猜对了。”紫妃冉提着缰绳,放缓速度,陪着小薇在漫长的黄泥官道上悠然漫步。

“那,万一胡莹莹胜出,你岂不是要娶了她?”

“是啊,这是毒宗的规矩,每一任少主迎娶的妻子必须是文武双全、家世清白的……小薇,不是我故意打击你,你若是去参加比武招亲,恐怕会被胡莹莹直接打趴下!”

小薇顿时柳眉倒竖,美眸中几欲喷火:“你胡说什么呢!谁说,谁说我比不上胡莹莹?我以前虽然笨拙,却也不是什么无可救药的蠢货,我相信自己可以练成盖世武功,将胡莹莹击败!”

说到最后,小薇不禁豪情万丈,这个任务世界本来就是武侠世界,练武是必须的,不光可以顺利地替原主完成心愿,也可以趁机磨砺一番,增加小薇以后的技能!

“可是胡莹莹有胡家的支持,据说胡定山手中藏有胡家刀谱,那可是江湖上排名第十的秘笈。”紫妃冉好整以暇地笑道。

“如果胡莹莹将胡家刀谱学会,那她绝对是江湖上首屈一指的女侠,别说是你,就连越州那个名气很响的红袖手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,所以这场比试,胡莹莹胜算极大,她极有可能击败所有对手,通过毒宗的重重考验,最后爬上毒宗主母的位置!”

听完紫妃冉的解释,小薇顿时沉默下来。

日光晴好,官道旁边杂花生树,草长莺飞。不时有一群群灰色鸦雀从树丛中窜出来,在天空中划出青葱的剪影。

等了半晌,紫妃冉隐约有点期待,果然,小薇好奇地问道:“如果我现在开始练武,你说,我的胜算跟胡莹莹比起来,谁更大?”

紫妃冉心中骤然一喜,主动牵着缰绳策马靠近小薇:“练武讲究根骨和天赋,你身为胡定山的女儿,资质肯定是不会差的!但是练武需要付出大量心血,非常辛苦,非常考验你的耐心……”

小薇利索地打断他,豪情万丈地笑道:“这些,我统统可以做到!你只需送给我一本靠谱的绝世秘籍!”

紫妃冉心有灵犀地笑道:“哦?你看上了哪本绝世秘笈?”

小薇捂住嘴,贼兮兮地窃笑起来:“依我看,你手中的七情剑谱和那把裁云剑就是最好的选择。能不能送给我参详一番?”

见紫妃冉笑而不语,小薇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子勇气:“少主!我不会白拿你的!我一定会打败胡莹莹,争取通过毒宗的考验!”

“然后呢?我有什么好处?”紫妃冉明知故问。

小薇羞涩地低下头,用白皙如玉的修长手指拨弄骏马的鬃毛:“你反正不会吃亏的!等我将脸上的伤疤消除,我好歹也是江南第一美人,难道你还怕我配不上你?”

紫妃冉顿时朗声大笑起来,笑声震得胸膛开始微微震动,震得路边的一群群飞鸟扑簌着翅膀在树林上空盘旋往来。

“不许笑话我!难道你不信?”小薇有点委屈,可怜兮兮地盯着正在取笑自己的紫妃冉。

这厮还真是该死的好看,就连放肆的大笑也是显得如此与众不同。

“没!没!我信!”紫妃冉敛去脸上的笑意,神情恢复原样,金灿灿的阳光洒在他身上,勾勒出峻丽的眉峰和芝兰玉树的如画五官,这样看起来倒是愈发叫人惊艳。

“小薇,你愿意为我付出,我是不会亏待你的!从今往后,我会将你待在身边,亲自教授你武艺,让你早日成才!”

这时刚巧一阵大风吹过,小薇的秀发被清风撩起,她急忙伸手将耳畔的秀发压下去,因而没有听清楚紫妃冉的表白。

“啊!你说什么!再重复一遍!”小薇急急地勒马停在路边。

却不料,紫妃冉狡猾地勾起唇角,凤眸邪邪地挑起一抹峻丽的弧度:“你猜呢?”

靠之!整天就是猜猜猜,你不会嫌烦么?小薇暗中腹诽,表面上却是装得愈发无辜愈发可爱:“你不告诉我就算了,反正我是跟定你了,事不宜迟,今晚就将七情剑谱传授给我,可以吗?”

紫妃冉没说不好,也没说好,只是神情从容,姿势悠悠贵乐。

小薇不敢步步紧逼,毕竟七情剑谱是江湖上久负盛名的绝世秘籍,也是毒宗少主的独门秘笈,轻易不能泄露给外人知晓的。

当晚,一行人在官道旁边的驿站打停歇脚。

小薇洗漱完毕,来到后院里陪着紫妃冉用晚膳。墨鸦早就备好饭菜,虽然比不上梓州城中云鹤楼的手艺,却还是勉强可以入口的。

小薇吃饱喝足,正要回房歇息,却被紫妃冉叫住了。

“来我房里!”

他这一路话不多,大多数时候是在处理墨鸦传递过来的密信,那些密信大部分是来自月巫山的毒宗,不得不说,紫妃冉并不贪图享受,倒是个难得的用功专心之人。

驿站的客房比较简陋,但是紫妃冉并不介意,他在梓州城中住的是最豪华的客栈,在这种荒僻乡野中,他同样住得惯破旧不堪的驿站。

“小薇!七情剑谱属于毒宗的独门秘笈,向来就是密不外传的。我今晚破例将剑谱交给你,你必须记好,不得泄露出去!万一被毒宗的执法长老获知,他定然不会轻饶!”

2021年1月12日